连祈-暂淡开学

LOFTER杂食沙雕缓更写手认证

[胜出]我的竹马变青梅?(4)

 (4).

  对不起大家因为上周运动会所以没有更!这周也只写了一点点......真的很对不起,就先凑合着看吧emm

 

“唔...”与往常不同,平时绿谷都是被闹钟给吵醒的,今天......

是被爆豪给拍醒的。

偏偏还理亏在自己。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绿谷沉浸在甜蜜(不是)的梦乡中,梦中自己穿到中世纪,正与轰一起骑着马欣赏日出的时候,被变成恶龙的爆豪绑架了。

梦中,爆豪把他丢到一个小山洞里,恶狠狠的质问:“你为什么还跟那个混蛋阴阳脸走的那么近?不知道吃了本大爷的猪排饭就是本大爷的人了吗?!”

“小胜,我不是...”梦中自己不知道是先辩解自己没有跟轰同学走得太近,还是辩解自己并不是一碗猪排饭就能拐走的。

“西内!”谁知爆豪并没有打算听解释,一个爆炸就呼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绿谷惊恐的大喊一声想往旁边躲但是被绑着最后只好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掌。

然后他就醒过来了,左脸上残存着火辣辣的痛感。

爆豪就坐在床铺另一头,面无表情的用左手搓了搓微微发红的右手。

揉揉还不甚清晰的眼睛,迟钝的抚上左脸,刚睡醒脑袋糊里糊涂,于是绿谷想也不想地就对爆豪喊道:“小胜你为什么打我啊!很痛的好不好!”

喊完以后,绿谷突然就清醒了,小胜打自己,还需要理由吗?

经过这么多年来爆豪的欺压,绿谷条件反射般立刻道:“对不起小胜!”

然后自己又郁闷了,为什么自己要先道歉啊,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啊?

爆豪看着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幼驯染,叹了口气。

“我做了早餐。”爆豪一句话打断绿谷的碎碎念,继续道“快点起来,一起吃。”说完也没等绿谷的回答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寝室。大半夜突然就叫起猪排饭和自己的名字还把自己吵醒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了,不过自己脑子一热就叫臭久吃早餐,真是...有够不正常啊。爆豪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发现自己居然是笑着的。

MD自己今天肯定被臭久传染了。

而另一边绿谷听了爆豪的话,也懒得再问为什么被打了,一边麻利地换着衣服一边思考,小胜最近好像变了很多啊,自从那一天晚上打了一架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房间里也允许自己摆欧尔麦特周边了,到现在居然做早餐给自己吃了!

果然,这才是幼驯染的正确相处方式啊!绿谷换完衣服,愉快的想。

而不久,他就改变了想法。

“吃吧。”爆豪递给绿谷一碗猪排饭,上面一片红艳艳。

“小胜,我觉得我还是去食堂......”绿谷望着爆豪一脸大有“你如果不吃本大爷就打得你满地找牙”的架势,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以壮士断腕般悲壮的表情接过了饭。

“出九君,你的喉咙怎么了?”在行往士杰高中的大巴上,丽日对以写代说的绿谷问道。

“啊...是昨天知道可以参加友谊赛太兴奋了,于是就把喉咙喊破了。”绿谷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正在看窗外风景的爆豪,在本子上写道。

丽日也顺着视线往爆豪那瞄了一眼——

爆豪,爆豪同学他居然笑了!!!

直觉告诉丽日.柯南.御茶子,他们两个绝对又发生了些什么。

 

 

 

 


[胜出]我的竹马变青梅?(3)

(3).

 

 

  “啊...今天的课终于上完了呢。”切岛伸了个懒腰,转头对正在收书包的上鸣说:“不知道我们回去的时候会不会看到爆豪和绿谷又打起来了呢。”

  “应该不会吧...他们的关系应该没有差到单独呆在一起就会出事的那种地步吧...应该?”上鸣挠挠头,促狭的笑道:“说不定有可能哦~不管了,先去排队吧。走啦走啦!”说话已经把书包收好,站起朝门口走去。

  “诶...诶等我一下啊!”切岛见状也胡乱的把书收进书包,提着包也跑了出去。

  “啊...听了他们说的突然有些担心出九君呢。”丽日对身旁的蛙吹说。

  “在走廊里不要乱跑!排好队伍不要出队啊!”饭田急忙拦下了切岛,一边做着独有的手势一边数落着他。

  “好啦,班长你自己也没有站在队伍里面啊。”上鸣走过来,拍拍饭田的肩膀,带着标志性的欠揍笑容。

  “......”这是陷入“我一定要管理好班级但是自己却没有起到带头作用啊啊啊怎么办”之怪圈的饭田,而一旁切岛悄悄对上鸣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兄弟好样的!”

  “啊,小胜!同学们回来了!”绿谷看见窗外朝他挥手的饭田,稍稍兴奋的对擦着桌子的爆豪说。

  “知道了啊废久你吵死了!”

  绿谷表示不知为何他的幼驯染突然就暴躁了起来...等等他不是一直很暴躁的吗?为什么自己会认为小胜温柔了?

  “禁闭同学,你在想什么呢?”饭田的问话打断了绿谷的思索,绿谷甩了甩脑袋,歉意的对饭田笑笑:

“没什么啦...对了今天学校里有发生什么......”

“爆豪你知道吗,明天我们要去跟士杰高中打友谊战!”切岛全然不顾爆豪咬牙切齿的表情拍着爆豪的肩膀兴奋的道。

“切岛同学!相泽老师说了不能将学校里发生的任何事情告诉绿谷和爆豪同学的!”饭田急忙阻止切岛说出更多事情。

“诶呀,反正这件事情他们迟早会知道的啊。”切岛无所谓的道。

“看这样子小爆豪和小绿谷可能是去不了了呢。”蛙吹梅雨淡淡道。

“是啊,出九君和爆豪君也太冲动了,白白失去了展示自我的好机会呢。”丽日在旁边也惋惜的道。

正当同学们越来越替爆豪和绿谷惋惜的同时,当绿谷越来越遗憾的同时,当爆豪越来越抑制不住想把他们统统炸上天的同时,宿舍的门开了,外面,相泽很有气势的走进来了。

是个什么有气势法呢,就类似...他进来以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的那种气势。他先是环顾了周围大气也不敢出的同学们,然后对爆豪和绿谷说:“你们两个,跟我出来一下。”

  走到宿舍外,两人发现欧尔麦特也站在外面,绿谷自是欢喜,急急叫了一声欧尔麦特便向他奔去,而爆豪虽是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眼眸中的暗红色却也是被点燃了,且稍稍的加快了些步伐,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把相泽撇在了后面。

  相泽:“......”

  欧尔麦特先是对相泽歉意的笑笑,看着两个少年是脸色却是渐渐变得严肃了:“绿谷少年,爆豪少年,你们知道了雄英士杰对抗的事了吧。”

  “嗯。”绿谷的头低下去了,而爆豪眼中的光明显暗淡了下来。

  “也知道,按你们还有两天禁闭来说,你们是不能参加的吧。”欧尔麦特继续严肃道。

  “嗯。”两人身上散发着满满遗憾的气息。

  “不过啊,我不想让你们错过这个历练的好机会,所以你们如果去了这场对抗赛,那回来就双倍的禁闭,如何?”欧尔麦特放缓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嗯!谢谢欧尔麦特!”这是绿谷。

  “...本来我也没有多想去,但看在你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这是爆豪。

  “好,那就这样决定了,赶快回去吧!”欧尔麦特伸手摸了摸两人的头,绿谷很乐意的接受了,而爆豪...出乎意料的没有拒绝。

  于是,两人回到宿舍就遭到了众人的盘问:

  “相泽老师把你们拉出去干什么啊?”

  “说不定是追加禁闭时长哦~”

  “说什么呢!是不是相泽老师允许你们去参加对抗赛啦?”

  “诶我觉得很有可能哦!是吗是吗!”

  爆豪面对着吵得最欢的上鸣,一个爆炸就呼了上去:“吵死了!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说着,便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拿了换洗衣物去洗澡了。

  绿谷急忙缓解因爆豪的离去而尴尬的气氛:“是相泽老师允许我们去参加对抗赛啦,这么晚了大家也赶快回去休息吧。”

  “完美!”大家欢呼起来。

 

  绿谷是最后一个洗完澡回房间的人了,他擦着还未干透的头发走进房间发现已是一片漆黑了,没办法他只好轻轻道:“小胜我开灯了哦。”说着便开了灯。

  床铺是上下铺样式的,爆豪睡在下铺,此时看样子已经睡着了,看起来意外的沉静。绿谷看着这样的爆豪,心中无端的就涌起了些许异样的感情,但当他仔细去感受时却又已消弭进心底了。他爬上上铺像往常一样说了一句:

  “小胜晚安。”

  “晚安。”

  朦胧的要进入梦乡之时,绿谷好像听到了爆豪这样回答。

 

冒昧问问,这样看起来是不是感情进展有点快?

对不起昨天没有更因为有杂志找我约稿了!十分抱歉!

 

 


[胜出]我的竹马变青梅?

(2).

(为了搞点事情就改了一下宿舍的分配方式,变成两个人/一个房间,出九当然就跟咔酱一间啦~其他的就不做特别说明了,而且虽说是正剧走向啦,但是没有按时间来哦,就是本人觉得怎么样行文方便就怎么写的啦嘻嘻)

  当大家都在为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而高兴时,我们的幼驯染还在宿舍里辛勤的劳动。

  “臭久!垃圾不要放在那边,我才拖过那边的地啊!”爆豪不爽的转头朝绿谷吼道,手中的扫把舞得呼呼作响。

  “是...是的!对不起!”绿谷赶忙跑过去,把垃圾抱到了另外的地方。

  然后就是长久的一段沉默。

  “啊...没想到小胜家务做的很好呢。”终于忍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绿谷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没有回答。

  “啊小胜我的意思不是你适合做家务什么的只是...”以为自己说错了话,绿谷连忙摆手,语速飞快地想要解释,一张脸涨的通红。

  “还不是那老太婆太懒家里什么事都要我干。”爆豪没有回头,但还是以硬邦邦的语气回答了绿谷。

  “啊...是光己阿姨啊”绿谷放下手,心想果然只有光己阿姨能制得住小胜了啊。

  不管怎样,能看到暴躁的小胜如此熟练的做着家务,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可思议啊。绿谷打量着爆豪认真做着卫生的背影,想道,说不定将来的小胜会意外的是一个好丈夫。

  这种想法在中午爆豪进厨房做饭的时候感觉更加强烈了。

  因为禁闭的原因,爆豪和绿谷根本就不能出去,对,连吃饭也不行,幸好宿舍里有小厨房供同学们深夜里打打牙祭,于是,绿谷在第三次切到手指之后在爆豪一声极其不爽的“出去等着”中被赶出了厨房。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创口贴,绿谷只好吮着受伤的手指坐在沙发上乖乖等着,闻着空气中渐渐浓郁的香味,他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过多久,爆豪就极其利索的做了饭端出来了,有味增汤,还有绿谷最爱的猪扒饭,只不过爆豪自己的那一碗红彤彤的,看起来相当辣。

  “真好吃啊!小胜你做饭真的很好吃!”绿谷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大口,两腮鼓鼓的看起来一脸满足,对正在脱下围裙的爆豪递了个相当耀眼的笑容。

  爆豪不自在的偏过头去,语气凶巴巴的,道:“臭久就是臭久,吃饭还堵不住嘴。”可是逆光之下,绿谷真切的看到爆豪微微发红的耳尖。

  于是,他笑的更加耀眼了。

  “你再笑就别吃了。”爆豪面无表情,手上微微有火花闪动。

  绿谷赶紧低头扒饭。

  爆豪也坐了下来,端起自己的那一碗并没有立刻吃,而是叫:

  “臭久。”

“嗯?”

“你是个笨蛋吧。”

“......”绿谷在脑海中飞快的回忆自己做了什么可能又得罪了自己的幼驯染,同时抱紧了自己手中的猪扒饭。

“受伤了居然都不知道要包扎,你是想积在一起最后去找治疗女郎?”

“啊...那个...我刚才是准备处理一下伤口的但是没有找到东西...”绿谷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爆豪没有说话,放下自己的饭转身进了房间,不一会拿着纱布和消毒酒精回来了。

“手给我。”爆豪蹲在绿谷面前。

“啊...小胜我自己可以处理的啦。”

“说了把手给我!”爆豪的语气染上一丝不耐。

(作者实在忍不住了蹦出来说一句,其实这一句我真的好想写成“爆豪开始在颜艺的边缘蹦跶”啊!!!)

“好...好的。”绿谷连忙把猪扒饭放在茶几上,然后把受伤了的手伸出去。意料之外的是没有粗鲁的动作,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爆豪包扎的动作熟练且细致。

绿谷突然觉得,自己对于自己的幼驯染其实还没有完全了解透彻。

饭菜吃的差不多了,爆豪端着碗进厨房准备洗碗时突然被绿谷叫住了,

“要不然...碗我来洗吧。”此时绿谷脑海中想着的只有吃了你做的饭还要让你洗碗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完全忘了自己手指还受着伤的事实。

“......臭久你真是......不用!你是想让你的手什么时候才能好!”爆豪拼命抑制着跳动的青筋,可惜没有忍住。

“哦......”绿谷望着爆豪怒气冲冲去洗碗的背影,有些担心碗们的命运。

 

 

 

 


[胜出]我的竹马变青梅?(1)

新人拜Tag文~私心咔酱性转,缓更注意!可能要写很久才能写到性转emm有私设人物(我爱敌联盟)

1. 桃沢织雪(ももざわおりゆき)个性:昏睡,女体化(双个性会不会雷?)设定是女高中生,疯狂迷恋死炳木弔,爱好日本传统文化。

2. 星野凉宫(ほしのすずみや)个性:影像共享(以自己的眼睛为媒介将看到的影像共享给选定的电子设备)设定是“英雄杀手”斯坦因的崇拜者,是急躁的毛头小伙子形象。

(1)

“首先,恭喜各位同学们都拿到了临时英雄执照。”相泽消太一如既往的套在睡袋里讲着话,语调平淡。

“相泽老师真是啊,语气中一点恭喜的感觉都听不出来呢。”上鸣和切岛抱怨道。

“哦?是吗,因为接下来的消息才值得恭喜呢。”相泽淡淡的望向上鸣和切岛,眼中红光威胁式的闪了闪。

“因为你们在考试中表现的优异,士杰高中正式的向雄英提出了友谊战,学校经过商议决定迎战,并派我们A班出战,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士杰高中了。到时候也会像体育祭一样有很多职业英雄和媒体来观战,可以说是展示你们自己的好机会,也是雄英与士杰的争霸之战了。”相泽老师淡淡的说出一个重磅消息。

“哦!听起来很刺激的样子!”这是切岛。

“终于是很有学院风格的活动了!”这是三奈。

“放心相泽老师,我们一定会胜利的!”这是上鸣。

“对方是士杰高中,别这么盲目自信。”虽然是这样说,可相泽还是因为他们兴致勃勃的表现所高兴了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没有表现出丝毫畏战的样子,不愧为雄英A班的学生啊。”另一边,死炳木弔看着电视上的影像,挠着脖子不爽的说道,“好了,星野,你可以回来了,我让黑雾去接你。”

“弔,要去闹一场吗?我好久没有看见过出九君了~”渡我把玩着针筒道。

“不,那样会很麻烦的,不过可以让我们的新朋友去做个小小的恶作剧。”死炳木弔望向坐在角落的桃沢。

“桃沢愿听从死炳木大人的建议。”穿着和服的少女站起来,向着死炳木弔微微的鞠了一躬,眼睛里是写不尽的崇拜。

 下午,士杰高中迎来了一名新同学:

“大家好,我是桃沢织雪,请大家多多关照。”

(搞个沙雕剧场);

“织雪酱,你为什么喜欢弔啊?明明连脸都看不见好吗?”渡我坐在桌子上摆着腿,好奇的问桃沢。

死炳木弔在旁边默默听着。

“有一次我在看电视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死炳木大人,”

“他站在一栋高楼的顶端,和黑雾君站在一起,”

“直升机带起的风吹过他蔚蓝的发丝,”

“黑雾君就轻柔的帮他把头发别好......”

“欸?!”渡我感觉这剧情的走向慢慢不对了。

死炳木弔在旁边默默听着,有些慌乱的望向茶毘。

茶毘面无表情。

(与正文无关啊!随便搞搞腐女小姐姐!)

 

 


【斑夏】斑夏肉的100种吃法

  暑假都快过完了,我还在上补习班......抽时间更了短小的一发,表介意(๑•́ ₃ •̀๑)

“老师?你在听吗?”认真讲题的栗发少年第三次停了下来,褐色的眸子里满是无奈.
  “干嘛弄得这么认真啊,我到时候稍微用一点'方法'就好.”斑漫不经心的用铅笔在纸张上涂涂画画的,显然是没有心思好好复习.
  “虽然你是妖怪也不能这么说啊,要凭自己的能力,要不然是为什么来读书的?”夏目显然是对这种行为十分不满,语气中也夹了一些不悦.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我是你这豆芽菜的保镖?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来读书.”斑的眉毛蹙起,感觉到一丝不可理喻.
  “......那好,请老师现在就出去吧,我要复习了.”夏目努力忽略掉斑一言不发就离开的脚步声以及巨大的关门声,眼眶有些酸涩.什么啊,明明是自己尽心尽力为老师着想,结果还被这样对待.风从没关紧的窗中溜进,将斑一直图画的纸张吹到了地上,画中有一个少年在台灯下认真学习,眉眼是数不尽的温柔.
 
  “死肥猫你大晚上的不在夏目那里赖在我这里是想干嘛啊?!”丙一脸厌弃的推着满身酒味的斑,心想自己的美容觉今天怕是要泡汤·
  “......”斑没有回答,但明显的听到夏目后气压就开始变低.
  “看样子是跟夏目大人闹矛盾了啊.”三蓧分析.
  “闹矛盾,闹矛盾.”中级妖怪们附和.
  “说不定是被夏目大人甩了借酒浇愁.”丙接着分析.
  “被甩了,被甩了.”继续附和.
  “就说夏目大人怎么会看上斑大人这种酒鬼.”中级妖怪们自己也开始分析.
  “嗯呢,嗯呢.”齐声附和.
  一道响彻八原的惊雷劈过,丙默默的开始为中级妖怪们收尸,顺便为自己被烧焦的裙子默哀.三蓧默默喝酒想装出一副“我什么都没干也什么都不知道”的假象.
  于是斑继续喝酒一直喝到凌晨才又不声不响的回去.
  “不去管他真的可以吗?”三蓧望着斑摇摇晃晃的背影问.
  “感情难免会有些摩擦嘛.”丙笑笑.

  夏目面无表情的看着某个一身酒气的家伙从窗户里爬进来,然后一头倒向榻榻米.
  “......停!我可不想被子上沾上味道,很难闻的......”夏目一边自言自语的嘟嘟囔囔,一边把斑拖进浴室,心里却是掩藏不住的雀跃与欢喜.虽然等了这么久,但终究,老师还是回来了.
  果然自己还是对老师生不起气来啊......把斑放在浴缸里,放好水,然后蹲在浴缸旁打量着斑的夏目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没办法必须要下手啊,要不然会感冒的.”夏目在第12次脸颊通红的犹豫这着要不要把斑的衣服脱下来时,终于下定了决心.

 

【叶黄】论如何泡到媳妇并作死

  这个是之前的简体!脑洞来源于老哥steam上送了我个寂静岭后被支配的恐惧......然后下一次再更就是暑假了,很遗憾虫铁的吸血鬼AU和斑夏的病名没有更...暑假一定会写的!对不起!

  「今天早上,我的恋人突然说不出话了.”叶修在微博上敲下了这句看似悲伤的话语,其实是看着坐在床上张牙舞爪的黄少天捧腹大笑.

  

去年的荣耀职业联赛总决赛,又是兴欣的君莫笑与蓝雨的夜雨声烦进行冠亚军争夺,

  然后,君莫笑又毫无疑问的拿到了冠军,兴欣三连冠.

  在颁奖的时候,叶修瞄到在旁边气鼓鼓的黄少天,不禁笑了.

  这被我们少天认为是赤裸裸的嘲笑,于是产生了如下对话:

  少天:“诶老叶你还得意是吧告诉你第一名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哈我这是让你让你懂不懂人要懂得谦虚要不然迟早会遭报应的知道吗奖杯这种东西我才不稀罕所以才让给你你应该表示感谢知道不知道啊......”

  叶修:“你真的不想要奖杯?那不送你了”

  少天:“呸呸呸谁说我不要了你送我我当然要不要白不要...你说你送我?!老叶你是不是发烧了脑子烧坏了还是故意说给我想气死我我...”

  叶修打断少天的话,说:“不是,我真送你.”然后把手中的奖杯递给黄少天.

 少天愣了半晌突然跳起来,奖杯突然变成了烫手山芋:“老叶你不要摆出一副强者同情弱者的表现啊我告诉你奖杯这种东西是要靠自己的实力拿到的你这人明显就是看不起我.”

  叶修揽住少天的肩膀,说:“我们什么关系,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少天脸上一红,炸毛:“什么叫'我的就是你的'太暧昧了啊老叶你周围那么多漂亮妹子不要看上我啊虽然我这么帅气但是跟你的关系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叶修干脆抱住黄少天,嗯,手感不错.叶修感慨般的想着,继续撩他:“之前是朋友关系,现在是恋人关系了.”说着,吻上少天的唇.

  兴欣&蓝雨众人:你们还记得这是颁奖现场全程直播吗......

  于是叶修以这样高调的方式成功泡到少天(因为这之后少天怎么出去撩妹子,身上都好像带着“叶修的人”这么一个大大的标签,几次被忍笑拒绝后他只好认命了).

  再说昨天,叶修非要少天陪他玩一个叫《寂静岭》的游戏,少天也对叶修除荣耀外玩的游戏很感兴趣,于是兴致勃勃的答应了.

  结果......

  「tmd我黃少天再信你的鬼話我就不姓黃!!!!!!!!」

  不姓黄,可以姓叶嘛.这是被赶去睡沙发的叶修心中的唯一想法.

  今天一早,少天惊恐的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昨天被吓得够呛全程尖叫)这对于一个超级话痨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于是他对叶·蒂花之秀陈独秀本秀·修的怒火又翻了几倍.

  叶修本来幻想的画面是少天害怕的依偎在他怀里的,结果适得其反.于是叶·想挽回老婆欢心·修各种贴心熬粥带去医院balabala想赶快让少天的嗓子好起来.但即使如此还是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才好.

  这是叶修过的最清净的最无聊的是最恐慌的一个星期.本来少天还写写打打字表示自己的不满后面干脆什么也不干了天天坐在电脑前面沉默着打荣耀

.即使已经看到叶修微博了的粉丝们还是受不了黄·本来垃圾话贼多现在变的跟个周泽楷似的·少天这种诡异的气氛于是天天在叶修微博底下刷“老叶这次过分了啊.”

  其实少天不打打写写字只是因为懒.

  叶修战战兢兢战战兢兢的度过了这个星期,然后当他听着少天的垃圾话时第一次觉得他的垃圾话是这么美妙.

  “我觉得还是话痨的你比较可爱.”


【葉黃】論老葉如何泡到媳婦並作死惹怒媳婦

這是給 @loushangdaxiaojie 的葉黃文!

作為一個假·日更文手我有些恐慌過幾天準備期末考試長弧的日子...如果不更文我有什麼心思復習?!

鍵盤不知道為什麼只能打繁體了,等修好了抽風的鍵盤以後會再發一份簡體的,你們先將就著看吧.

  「今天早上,我的戀人突然說不出話了.」葉修在微博上敲下了這句看似悲傷的話語,其實是看著坐在床上張牙舞爪的黃少天捧腹大笑.

  

去年的榮耀職業聯賽總決賽,又是興欣的君莫笑與藍雨的夜雨聲煩進行冠亞軍爭奪,

  然後,君莫笑又毫無疑問的拿到了冠軍,興欣三連冠.

  在頒獎的時候,葉修瞄到在旁邊氣鼓鼓的黃少天,不禁笑了.

  這被我們少天認為是赤裸裸的嘲笑,於是產生了如下對話:

  少天:「誒老葉你還得意是吧告訴你第一名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哈我這是讓你讓你懂不懂人要懂得謙虛要不然遲早會遭報應的知道嗎獎杯這種東西我才不稀罕所以才讓給你你應該表示感謝知道不知道啊......」

  葉修:「你真的不想要獎杯?那不送你了」

  少天:「呸呸呸誰說我不要了你送我我當然要不要白不要...你說你送我?!老葉你是不是發燒了腦子燒壞了還是故意說給我想氣死我我...」

  葉修打斷少天的話,說:「不是,我真送你.」然後把手中的獎杯遞給黃少天.

 少天愣了半晌突然跳起來,獎杯突然變成了燙手山芋:「老葉你不要擺出一副強者同情弱者的表現啊我告訴你獎杯這種東西是要靠自己的實力拿到的你這人明顯就是看不起我.」

  葉修攬住少天的肩膀,說:「我們什麼關係,我的不就是你的嗎.」

  少天臉上一紅,炸毛:「什麼叫'我的就是你的'太曖昧了啊老葉你周圍那麼多漂亮妹子不要看上我啊雖然我這麼帥氣但是跟你的關係只是單純的朋友關係.」

  葉修乾脆抱住黃少天,嗯,手感不錯.葉修感慨般的想著,繼續撩他:「之前是朋友關係,現在是戀人關係了.」說著,吻上少天的唇.

  興欣&藍雨眾人:你們還記得這是頒獎現場全程直播嗎......

  於是葉修以這樣高調的方式成功泡到少天(因為這之後少天怎麼出去撩妹子,身上都好像帶著「葉修的人」這麼一個大大的標籤,幾次被忍笑拒絕後他只好認命了).

  再說昨天,葉修非要少天陪他玩一個叫《寂靜嶺》的遊戲,少天也對葉修除榮耀外玩的遊戲很感興趣,於是興致勃勃的答應了.

  結果......

  「tmd我黃少天再信你的鬼話我就不姓黃!!!!!!!!」

  不姓黃,可以姓葉嘛.這是被趕去睡沙發的葉修心中的唯一想法.

  今天一早,少天驚恐的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了(因為昨天被嚇得夠嗆全程尖叫)這對於一個超級話癆來說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於是他對葉·蒂花之秀陳獨秀本秀·修的怒火又翻了幾倍.

  葉修本來幻想的畫面是少天害怕的依偎在他懷裡的,結果適得其反.於是葉·想輓回老婆歡心·修各種貼心熬粥帶去醫院balabala想趕快讓少天的嗓子好起來.但即使如此還是足足過了一個星期才好.

  這是葉修過的最清淨的最無聊的是最恐慌的一個星期.本來少天還寫寫打打字表示自己的不滿後面乾脆什麼也不乾了天天坐在電腦前面沈默著打榮耀

.即使已經看到葉修微博了的粉絲們還是受不了黃·本來垃圾話賊多現在變的跟個周澤楷似的·少天這種詭異的氣氛於是天天在葉修微博底下刷「老葉這次過分了啊.」

  其實少天不打打寫寫字只是因為懶.

  葉修戰戰兢兢戰戰兢兢的度過了這個星期,然後當他聽著少天的垃圾話時第一次覺得他的垃圾話是這麼美妙.

  「我覺得還是話癆的你比較可愛.」


【铁虫】我爱你甚于生命

就是之前说要根据首尾写的那篇铁虫,由于很想睡觉了于是写的...非常短小精炼.
是刀子还带玻璃没错了,妇联三背景谢谢.









谁也没有想到,世界末日突然来临.
于是,Tony眼睁睁的看着他的kid消失在他的怀里.
“I feel not so good.”
“Mr.Stark,I don't wanna go.”
“I am sorry.”
他就这样化作尘埃,Tony的臂膀中已经是空无一物.钢铁侠的战甲是破损的,心也早已千疮百孔.
他一直知道,kid是喜欢他的,青涩的少年并不能很好的掩盖自己的感情,而他却一直装作恍若未闻.
因为他认为,自己做的,只是一个类似于父亲的角色,而且他也不能确定自己对Peter的感情是否确定.他不能就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毁了这孩子的一生.
他一直把自己的关心当做,或者伪装成一个长者对于幼辈的关爱.
直到看着Peter死在他面前,他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斯人已逝,为时已晚.
他和Thor还有Capitan America联合Capitan Marvel与灭霸殊死搏斗,最后取得了胜利.他们走的是Dr.Strange早就看到了的唯一胜利的那一条路.Tony胜利以后拿着无尽手套奔进研究室,从此仿佛像住在里面一般鲜少出来.
自从最终一战以后他就不停的研究着让死去的英雄们回来的办法,最终在今天成功.
以尚存之人,换已逝之人.
仅剩的复仇者们毫不犹豫的施行了这个方案.然后Tony望着正兴奋地朝自己跑来的Peter,感觉恍如隔世.
然后,Peter看到了,看到了正渐渐消失的,他的Mr.Stark.
少年欣喜的表情骤然转换成了惊恐,平生第二次不顾一切的抱住了Tony.
Tony第二次,也是平生最后一次回抱他的睡衣宝宝.他附在小蜘蛛的耳边说了什么,随后微笑着消失.
Peter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耳边还回响着Tony最后的话语:
“Kid,我爱你.”
“我爱你,甚于生命.”




打算先写着,到时候有人点再看吧……我有什么错?为什么一定要忘掉?(结尾开头可能会按人物性格什么的改一下,但是不会改原意啦)

【斑夏】听,雨又在下了

这是一个小可爱的点文!@sy 话说你们真的不用矜持的,随便点啊,什么文都可以啊,还是你们根本懒得点...





“老师,你看雨又在下了呢.”栗色头发的青年坐在窗边,看着外面连绵的细雨,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被叫做老师的白发男人端着两杯茶走到他身旁,随意的拉了把椅子坐下,把其中一杯递给他,说道:“是啊,不过感觉也不错.”
“嗯,我很珍惜这样的时光.”

夏目如今已经成为了医生,过着平静而温暖的日子,有一次,他的病人对他说:“夏目医生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啊,想来童年也是十分温暖的了.”他一愣,随即绽放一个淡淡的微笑:“嗯,是的呢.中学时代是我最美好的记忆了,那时遇见的人或事,至今对我来说依旧非常重要.”
远处正在等待的斑听到这句话,远远的对着夏目笑了一笑,眼眸中盛满了宠溺与爱意.

多轨也是他的同事,现在和田沼一起生活的很幸福.大家也会经常聚一聚,叫上斑一起,一起回忆一下过去的青春时光.
“你们知道吗,下雨在之前都是我最不想面对的事情.”一次聚会,也是下雨,夏目望着窗外突然说道.
“记得有一次,我被妖怪追到山上,最后找了一个祠堂躲了起来,那个时候也是下雨.我一个人蜷成一团蹲在屋檐下,提心吊胆的生怕妖怪继续追过来.那里又湿又冷,每一次想起那个,感觉都会极为不快.”
斑把夏目搂在怀里,在他额上轻轻印下一吻:“都过去了,现在有我陪着你.”
夏目靠着斑,温柔的笑着道:“是啊,我现在有你,还有很多很珍贵的朋友们.本来被我厌恶的能看见妖怪的能力,现在却十分感激了:”
“因为这样我才会遇见你.”
“这样我才能拥有知心的朋友.”
“这样我才会拥有像现在一样的温馨的生活.”

休假了,夏目和斑回八原看望丙等妖怪,还回去看望塔子阿姨.

滋叔叔去年的时候去世了,留下塔子阿姨一个人,但是她没有太过悲伤,反而笑着对夏目说:“没关系啊,贵志君不是能看到妖怪吗?幽灵也是可以的吧,贵志君要向我多多去看望他哦.”
夏目虽然知道幽灵过不了多久就会消散,但是他没有说出来,轻轻点了点头,塔子笑了,滋的灵魂“站在”塔子的背后对夏目笑笑,临消失时对夏目做着口形:
“帮我照顾好她哦,贵志.”
夏目也点点头,眼眶渐渐的湿润了.塔子似乎察觉了什么,在滋消失的最后一刻,转身虚抱住他.
随后泪如雨下.

到了八原,夏目搀扶着塔子走进了森林里,然后铺好了多轨给他的阵法图,把一群妖怪叫了过来.斑拎着一大堆吃的,大家开始野炊.
塔子和丙莫名的很合拍,中级妖怪们喝的醉醺醺的,望着这和谐的画面,夏目躺在斑的怀里,对他说:
“真好啊.”
“嗯,人能够跟妖怪和平相处,真好.”

他们也经常去拜访的场和名取,现在的场家族不再残忍的虐杀妖怪,而是努力的帮助那些因为能看到妖怪而受人歧视的人们,偶尔出马修理一下捣乱的妖怪.夏目也会去收妖,按照玲子的方式充实友人帐,不过完全自愿.当斑问为什么时,他说:“我会把这本友人帐传给我们的孩子啊,友人帐是妖怪与我们夏目一家的节索.”

“为什么不喝人鱼血啊?”这是斑问了无数次的问题,他不能接受没有夏目贵志的日子.
临终时,已经苍老无比的夏目看着这么多年来模样一分未变的恋人,给了答案.
“人生,就是因为短暂才美妙啊.”